梦之城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梦之城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梦之城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8 21:47:1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秉文:现在领取失业金的规则是,如果你到一家企业工作不到12个月失业了,那你没资格领取失业金。这个尤其是对于农民工来说不公平,因为农民工干活的季节性很强,很难一年到头在一家公司里工作。如果领取失业金的门槛不降低,一个人失业了却领不到失业金,那失业金制度存在的意义就失去了。人社部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2008年,我们有1.24亿人缴纳失业金,年末全国领取失业保险金人数是261万人,2018年有1.96亿人缴了失业金,领取人数只有223万人。因此,我的建议是要降低领取失业金的门槛,哪怕是只在一家公司工作6个月失业了,那也是失业,也可以领取失业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龙墨表示,康复是农村残疾儿童未来就学、就业、脱贫的重要基础。2018年,国务院签发了《关于建立残疾儿童康复救助制度》的意见,这是首个残疾儿童制度性的保障政策,至2019年,各省均出台了实施办法,残疾儿童,特别是学前残疾儿童康复基本可实现全覆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最近几年缴存公积金的企业和人数有较快增长,其中2018年私企缴存比例占到一半。你认为这说明了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秉文:长期来看,应该坚持依法行政,依法治国,所以,我建议尽快修订《失业保险条例》。在22日总理作完政府工作报告后,我把我的修订意见提交上去了。我的建议是“扩大失业保险保障范围,特殊时期,特事特办,大幅降低领取失业保险金的条件,简化认定程序,不论失业原因,将参保不足1年的农民工等失业人员都纳入到失业保险金领取范围,并加快修订《失业保险条例》的步伐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那就是说“加强地区间的互融互通,提高收益率”最容易实现,为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秉文: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(即新农合)的融资来源有三个渠道,国家财政补贴、集体补贴和个人缴费,个人缴费很低。财政补贴是隔几年就涨一次。全国有2300万人(城镇中没有收入的居民)纳入到这个体系里,他们的门诊费用跨省直接结算还没有启动。所以说,这项决定对参与新农合的人员来说是件大好事,与城镇职工的门诊费用跨省直接结算将同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秉文:因为农民工的失业和就业状态很难识别,我的建议是简单化。在当前疫情特殊时期,认定程序要简化,不要按照严格的手续来办了,只要有人(比如单位、街道等)证明他失业了,就给他们发放失业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就是完善制度设计。目前《失业保险条例》规定的领取失业金条件十分严苛,地方反映十分强烈。例如,“非因本人意愿中断就业”这一限定条件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引发了一些难以回避的现实问题:现实中有大量“被辞职”的现象,很多企业常以减薪、调岗等方式,逼迫劳动者主动辞职,这么做既规避了规模裁员的制约,又可以规避支付经济补偿金,同时劳动者也不愿意在其个人档案中记录下被辞退的情形,导致大量劳动者享受不到应有的失业保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陶勇感言“不孤独”,希望培养更多年轻医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知名社会保障专家,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在两会上提交了《关于发挥失业保险作用、尽快修订<失业保险条例>》的提案,让失业金真正发挥保障失业者的作用。